火 村 英生。 日本男神CP发糖,《火村英生的推理》推特别篇_搭档

臨床犯罪學者 火村英生的推理

火 村 英生

第1集 英都大学准教授火村英生是受警方之托协助调查杀人案的犯罪学者。 他公开声称有过杀人的想法,追求完美的犯罪。 在身边守护这样的火村英生的,是他的朋友、推理作家有栖川有栖。 二人联手破了很多大案。 火村插手调查两名女性遇害的路边魔连续杀人案。 连着两个周二发生了刺杀年轻女性的案件。 两名死者口中都塞了写有看不清的信息的字条。 火村怀疑第三个周二也会发生相同的案件。 正如他所预料的,第三周又发生了同样的案件。 火村和有栖赶到案发现场。 被害者和前两次一样,是从背后被刺杀的。 在离周二还有三天时,第四起杀人案发生了。 这次的被害者是自由撰稿人雪枝。 警方怀疑这次的连续杀人案也许就此终止。 而火村则认为第四起杀人案与之前的三起不一样。 在雪枝家中,有栖闻到公寓里有鸟屎的味道,房间里亦有放置过鸟笼的痕迹。 警方在附近发现了被丢弃的岛笼,但是她养的文鸟却不知所踪。 第2集 有栖住在山中的温泉旅馆写作时,看到了一个脸上裹着绷带、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子。 那个绷带男也是旅馆的客人。 第二天早上,有栖出去散步时,恰巧在路上碰到绷带男。 不久后,绷带男住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具被勒死的男性的尸体。 年轻的被害者并非旅馆的住客。 有栖断言绷带男是杀人凶手。 锅岛等人来到现场,火村也跟来了。 警方很快查明被害者的身份是大学生相羽。 在杀人现场,连一根能成为查找犯人的线索的毛发也没有留下。 火村通过犯人彻底抹掉自身的痕迹这一点推断此案绝非冲动杀人。 现场无法从外部闯入,如果旅馆中的人的指引外人也无法进入。 从现场判断,应该是绷带田把死者带进来后杀害的。 旅馆的工作人员都没见过绷带男的真面目,人们怀疑绷带男可能是凶手。 旅馆的住客中,除了有栖,还有因为在广告上露过面而广为人知的整容医生是枝,过激组织香格里拉十字军的前成员田之上绘理,以及在旅馆里等女友的小吴。 这些人既与死者毫无联系,也没有杀害他的动机。 火村与锅岛一起去死者住过的公寓查看,听周围的人说死者常呆在家里,出外时总是遮着脸,最近一个月更是闭门不出。 而就在一个月前,附近发生了一件伤害致死案,犯人一直没找到。 这时,死者的友人幡多出现在火村和锅岛面前。 原来幡多的老家就是死者遇害的温泉旅馆,所以他的嫌疑最大。 然而,幡多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火村从受死者房间里破碎的镜子启发,在向整容医生是枝咨询后,他推测死者患有讨厌自己相貌的心理疾病,由此找出了犯人的破绽。 火村、有栖受锅岛之托,来到志摩家调查。 志摩的妻子惠里香说,她去九州出差回到京都后接到犯人打来的威胁电话。 犯人索要三千万赎金,而且声称如果惠里香敢报警就撕票。 惠里香本来不打算报警,但是志摩的经纪人城户坚持通知警方。 警察的搜查还在继续,这时,志摩家收到了寄件人不明的包裹。 包裹里一束头发和恐吓信。 警方怀疑头发是志摩的。 恐吓信中指示惠里香第二天带着准备好的赎金乘坐指定的列车。 而且,犯人在信中威胁如果发现有警察跟踪,志摩就没命了。 所以,惠里香拒绝让锅岛等警察同行。 于是,民间人士火村和有栖代替刑警们陪惠里香去付赎金。 第二天,惠里香带着装有赎金的提包坐上了犯人指定的列车,火村、有栖与她同行。 但是,在列车上自始至终没见到犯人与惠里香接触。 火村断定犯人是以警方介入为前提策划的行动。 这一天大家白忙了一场。 不久,志摩的尸体被在废墟中发现。 火村、有栖来到现场。 鉴定结果表明,志摩是在别的地方被杀害后再移尸到废墟,而且惠里香接到威胁电话之时志摩已经被害。 然而,惠里香坚持说在电话里听到了丈夫的声音。 火村怀疑犯人最初的目的就是杀死志摩。 惠里香的嫌疑最大,但是案发时身在九州的她没有时间把尸体转移到废墟。 火村和有栖详细询问掌握着破案关键的惠里香。 结果,事件有了令人意外的发展。 第4集 火村、有栖在餐厅看到珠宝商堂条秀一与一个女人在一起。 留着像画家达利一样有个性的胡须的秀一因为出演了电视节目而广为人知。 火村看到和秀一一起的女性后,断言她是有栖的理想型。 被火村说中心事的有栖有点谎乱。 的确,那个女性与他回忆中的初恋相像。 数天后,秀一被杀,火村和有栖来到案发现场——秀一的别宅。 第一个发现遗体的是秀一的弟弟堂条秀二和秀一的秘书鹭尾优子。 优子正是火村和有栖那天在餐馆里看到的和秀一在一起的女子。 这个胶囊装满了特殊液体,秀一常常躺进去放松身心。 现场没有财物被盗的迹象,警方认为犯人是对秀一怀有强烈恨意的人。 秀一的遗体被扒光衣服而且胡子也被剃掉,火村觉得这种状态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他推测秀一对优子抱有特殊感情。 但是,优子坚称她和秀一只是工作关系。 同时,也有传言说她与珠宝设计师长池伸介的关系亲密。 除了秀二外,秀一还有弟弟叫吉住则夫。 吉住是火村和有栖大学时代的同学,也是有栖的朋友。 吉住也受到怀疑,但是,吉住大喊冤枉。 火村对吉住说,如果他真的什么也没做过,那么最好把一切事情都讲出来。 在查案时,有栖对优子十分关心。 在火村教唆下,有栖与优子单独相处,他谈起了一直以来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的自己的过去。 就在这时,有栖被吉住叫了出来。 有栖和火村一起赶到吉住那里,却看到他拿着染有秀一的血的衣服。 因为发现了决定性证据,吉住被认为是凶手。 吉住称案发当晚他被大哥叫到别宅讨论宣传海报,秀一让他到胶囊中休息。 等他出来时却看到自己的衣服染满血迹,而大哥死在客厅,他在慌乱中没报警而是穿了大哥的衣服,把遗体放进胶囊。 就在锅岛等人怀疑吉住的说法时,有人在现场附近发现了疑似凶器的雕像,而那雕像与设计师长池在职工旅行时买的特产极为相似。 第5集 某天,火村接受了学生朱美的咨询请求,把她带进准教授办公室谈话。 然而,一进屋,朱美看到照进房间的落日阳光就一脸惧意。 从她的样子,火村判断她对火有心理阴影。 朱美坦言,十五岁时所住的亲戚家被人放火,她亲眼看到叔父被烧死。 朱美想跟火村咨询的是两年前她的熟人被杀但凶手一直没落网,案件本身迷雾重重。 听了案件的概要后,火村产生了兴趣,向朱美保证他会进行调查。 正在这时,明星愉良在自家被杀。 遗体的第一发现者是她的经济公司社长兼恋人夕狩正比古。 火村和有栖来到案发现场,听取了夕狩的证言。 夕狩说他叫门但没人回应,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只见愉良死在沙发上,房间里也乱成一团。 其实,杀死愉良的正是夕狩。 夕狩自以为计划周详,却被火村等人一眼看出了破绽。 当被质问杀人动机时,夕狩也无法完全说清,也许是事务所陷入困境他怕失去一直呵护的恋人,但更可能是为了尝试杀人的感觉,并且他认为火村也有相同的体会。 有栖不能原谅这种随心所欲夺走别人梦想和生命的行为。 第6集 朱美请求火村调查两年前朱美的朋友被杀的悬案。 这天早上,有个神秘电话打到火村家。 接电话的是有栖。 Orange橘正是朱美拜托火村调查的案件相关人士住的公寓。 火村把这个神秘电话当成对自己的挑战书,带上有栖前往Orange橘。 Orange橘净是空房间,笼罩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 火村和有栖正打算进入大厦时,与一个年轻男子擦肓而过。 那个男子身上的香水味引起有栖的注意。 火村和有栖来到806号房间。 房间里的痕迹表明不久前有人来过,而且空气中漂浮着香水味。 那味道和刚进公寓时他们遇到的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样。 当火村搜查发房间时,发现了男性尸体。 火村把朱美叫到案发现场,朱美确认死者是她堂兄的舅舅山内阳平。 看上去这次的杀人案与朱美请火村调查的两年的悬案有关。 她是来黄昏岬附近的别墅玩的。 虽然和她一起住在别墅的人都有嫌疑,但是他们人人都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也没有杀人动机。 那些人包括朱美和她的堂兄宗像正明,正明的母亲、阳平的姐姐宗像真知,正明的后辈六人部四郎。 火村和有栖断定在公寓前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正是六人部四郎。 如此一来,六人部四郎杀死阳平的嫌疑很大。 六人部辩称自己是被一封匿名信骗到Orange橘的,他在806号室等到早上也没见发信人来,而且他巡视过房间,当时根本没有尸体。 火村解开了犯人利用电梯设谜局的方法,但是,关于杀人案他却还没有头绪。 第7集 火村着手调查学生朱美周围发生的三起案件——朱美叔父阳平被杀案、两年前朱美敬慕的钢琴老师夕雨子被杀案、六年前朱美遇到的深夜纵火案。 他与有栖一起前往黄昏岬,协助锅岛等警察调查黄昏岬杀人案。 夕雨子是被人在崖下杀害后,有人又从悬崖上用石头砸她,行凶手法既残忍又令人不可思议。 火村等人找到夕雨子被杀时在现场附近的吉本谈话。 这个吉本过去也是京都府的警察。 火村为朱美做心理咨询,打算解开自六年前纵火案以来一直困扰她的恶梦深层次心理原因。 在朱美梦里,阳平往在火灾中身亡的庄太郎身上浇汽油。 她坦白自己憎恨已经去世的庄太郎。 火村认为,她所梦到的情景并非虚幻,可能就是她曾看到过的事。 火村把朱美、朱美的堂兄正明、正明的母亲真知、正明的后辈六人部等案件相关人士全叫到黄昏岬。 火村宣称,犯人就在这些人当中,他要向目前还没露出真面目的犯人发出挑战。 火村梳理调查到的情况,反复思索三个案件纠结在一起的谜团,渐渐地朱美的嫌疑越来越大。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也感到困惑的结论。 第8集 在东京,过激派组织香格里拉十字军的两个年轻成员被杀,关于案件的流言在社交网络上广为传播。 这个流言说犯人可能是个高中生。 火村忆起以前香格里拉十字军的领袖诸星曾说过,某案件的犯人是未成年人。 火村的房东时绘一看到照片就说曾在京都见过坂亦。 这时,发生了高中生连续被刺的恶性案件。 被害者尾木紫苑和座间剑介是同一间学校的学生。 剑介死前曾给紫苑发过短信,而那时她已经死了。 根据这个情况,有栖推断这是正在交往的恋人不幸遭同一个拦路杀人狂杀害。 而此时,有关阿波罗在京都现身的消息在网上扩散开来,传说这次的连续杀人案也是他所为。 而且,全国各地纷纷出现目击阿波罗的传闻。 另一方面,朱美在公园被一个陌生的少年叫住。 那少年就是坂亦。 朱美与坂亦谈论读书时颇为投契,但是他不太稳定的举止让朱美加强了戒心。 火村和有栖来到发现剑介遗体的安纳守之家了解情况。 听了安纳的介绍后,火村注意观察了他的生活状况和溜狗的习惯,总觉得有种违和感。 火村对比了东京杀人案和京都连续杀人案的现场照片,忽然有了重大发现。 第9集 在移送过程中逃脱的香格里拉十字军领袖诸星,命令手下绑架了有栖。 实施绑架的是香格里拉的成员鬼冢、城照文、安奈和嵯峨。 诸星此举是想把火村拉进她的世界。 有栖就是引诱火村上钩的人质。 接电话的正是诸星。 火村意识到有栖身处险境。 失去意识的有栖醒来后发现自己某栋废弃的大厦的地下室里,手脚都被绑住。 诸星告诉有栖,她的目标是火村,而且为了达到目的,就算杀了有栖也在所不惜。 从前,火村到拘留所会见诸星时,诸星曾说过同样的话。 所以,收到短信后火村确定有栖是被诸星绑架了。 他与锅岛取得联系,锅岛带领部下迅速出动解救有栖。 诸星预料到火村一收到信息就会来救有栖,立刻采取了下一步行动。 当着有栖的面儿,诸星召集鬼冢等成员,宣布接下来要行刑。 然而鬼冢的枪却指向同伙嵯峨。 原来,嵯峨是潜入香格里拉卧底的作家。 诸星要嵯峨选择是死还是把性命交给她,嵯峨选择了后者,鬼冢解开了他的绑绳。 出人意料的是,嵯峨喝下安奈和城照文拿来的酒后突然中毒而死。 在警方即将赶到时,诸星让有栖带话给火村,然后把有背叛嫌疑的安奈和城照文扔下,与鬼冢一起离开。 有栖获救,安奈和城照文被警方逮捕。 火村开始调查嵯峨被杀一案。 安奈和城照文互相指责对方才是下毒者。 第10集 诸星下落不明,没人知道她下一次犯罪会在何时。 火村接收到一个可怕的信息。 发送信息者显然是诸星。 因为预计诸星的目标是朱美等三人,所以警方给她们都派了警卫。 火村一直为让有栖遇险而自责。 对此,有栖以福尔摩斯和助手华生的关系来比喻火村和他的关系,表示就算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火村回到家,诸星正在那里等着他。 她向火村挑衅,说会让火村实现杀人的宿愿,而所杀的对象就是她自己。 诸星要火村陪她玩个游戏,准备了三杯红酒和一个装有致命剂量毒药的胶囊。 诸星要挑动起火村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杀意、享受以生命为赌注的惊险刺激。 经过一番心理较量,火村和诸星双双中毒倒地。 火村被送往医院,而诸星则被公安部警官押赴东京。 就在众人为火村死里逃生庆幸时,传来了诸星半路逃走的消息。 同时,火村又接到了诸星发来的邀他前往某地的短信。 当有栖、锅岛等人赶到二人约定的断崖边时,断崖上已经空无一人。 参考资料• .新浪 [引用日期2015-12-18]•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5-12-18]• .NTV [引用日期2016-01-18]•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6-03-31]•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5-12-29]•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5-12-29]• .虾米音乐 [引用日期2016-02-28]• .虾米音乐 [引用日期2016-02-28]• .搜狐 [引用日期2016-02-10]•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6-03-31]• .新浪 [引用日期2016-03-31]• .纬来日本台 [引用日期2017-05-25]• .偶像剧场 [引用日期2016-01-18]• .搜狐 [引用日期2016-03-31]• .mynavi [引用日期2016-03-31]• .mynavi [引用日期2016-03-31] 展开全部 收起.

次の

作家有栖系列

火 村 英生

故事讲述英都大学社会学部副教授火村英生(斋藤工),接受警方委托协助杀人案件的调查,然而他的内心藏有黑暗一面,曾坦言追求极致的犯罪甚至有杀人的想法。 他的拍档是推理作家有栖川有栖(洼田正孝),作为助手他总是会包容帮助火村,两人搭档解决多宗案件。 在前作登场的山本美月、槙田Sports、长谷川京子、夏木麻里等都会登场,同时将加入多名特别嘉宾。 《临床犯罪学者 火村英生的推理2019》电影剧照,海报图片,剧情人物介绍。 视频播放分以下几种:百度影音,快播和在线观看! 神马影视保护眼睛提示,不要在漆黑的环境下使用电脑。 刷新频率越高越好只针对纯平显示器,液晶的在60赫兹就可以了,使用1小时后看看远方,减少眼睛疲劳度!一般设置亮度在80左右,对比度在75到80之间就可以,切勿长时间观看视频。 aqdvd. aqdvd. 免责声明:本站非常注重你的版权,如果有部分影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本站将在收到通知后将其删除,绝不侵犯您的权益。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

次の

緯來日本台

火 村 英生

第1集 英都大学准教授火村英生是受警方之托协助调查杀人案的犯罪学者。 他公开声称有过杀人的想法,追求完美的犯罪。 在身边守护这样的火村英生的,是他的朋友、推理作家有栖川有栖。 二人联手破了很多大案。 火村插手调查两名女性遇害的路边魔连续杀人案。 连着两个周二发生了刺杀年轻女性的案件。 两名死者口中都塞了写有看不清的信息的字条。 火村怀疑第三个周二也会发生相同的案件。 正如他所预料的,第三周又发生了同样的案件。 火村和有栖赶到案发现场。 被害者和前两次一样,是从背后被刺杀的。 在离周二还有三天时,第四起杀人案发生了。 这次的被害者是自由撰稿人雪枝。 警方怀疑这次的连续杀人案也许就此终止。 而火村则认为第四起杀人案与之前的三起不一样。 在雪枝家中,有栖闻到公寓里有鸟屎的味道,房间里亦有放置过鸟笼的痕迹。 警方在附近发现了被丢弃的岛笼,但是她养的文鸟却不知所踪。 第2集 有栖住在山中的温泉旅馆写作时,看到了一个脸上裹着绷带、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子。 那个绷带男也是旅馆的客人。 第二天早上,有栖出去散步时,恰巧在路上碰到绷带男。 不久后,绷带男住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具被勒死的男性的尸体。 年轻的被害者并非旅馆的住客。 有栖断言绷带男是杀人凶手。 锅岛等人来到现场,火村也跟来了。 警方很快查明被害者的身份是大学生相羽。 在杀人现场,连一根能成为查找犯人的线索的毛发也没有留下。 火村通过犯人彻底抹掉自身的痕迹这一点推断此案绝非冲动杀人。 现场无法从外部闯入,如果旅馆中的人的指引外人也无法进入。 从现场判断,应该是绷带田把死者带进来后杀害的。 旅馆的工作人员都没见过绷带男的真面目,人们怀疑绷带男可能是凶手。 旅馆的住客中,除了有栖,还有因为在广告上露过面而广为人知的整容医生是枝,过激组织香格里拉十字军的前成员田之上绘理,以及在旅馆里等女友的小吴。 这些人既与死者毫无联系,也没有杀害他的动机。 火村与锅岛一起去死者住过的公寓查看,听周围的人说死者常呆在家里,出外时总是遮着脸,最近一个月更是闭门不出。 而就在一个月前,附近发生了一件伤害致死案,犯人一直没找到。 这时,死者的友人幡多出现在火村和锅岛面前。 原来幡多的老家就是死者遇害的温泉旅馆,所以他的嫌疑最大。 然而,幡多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火村从受死者房间里破碎的镜子启发,在向整容医生是枝咨询后,他推测死者患有讨厌自己相貌的心理疾病,由此找出了犯人的破绽。 火村、有栖受锅岛之托,来到志摩家调查。 志摩的妻子惠里香说,她去九州出差回到京都后接到犯人打来的威胁电话。 犯人索要三千万赎金,而且声称如果惠里香敢报警就撕票。 惠里香本来不打算报警,但是志摩的经纪人城户坚持通知警方。 警察的搜查还在继续,这时,志摩家收到了寄件人不明的包裹。 包裹里一束头发和恐吓信。 警方怀疑头发是志摩的。 恐吓信中指示惠里香第二天带着准备好的赎金乘坐指定的列车。 而且,犯人在信中威胁如果发现有警察跟踪,志摩就没命了。 所以,惠里香拒绝让锅岛等警察同行。 于是,民间人士火村和有栖代替刑警们陪惠里香去付赎金。 第二天,惠里香带着装有赎金的提包坐上了犯人指定的列车,火村、有栖与她同行。 但是,在列车上自始至终没见到犯人与惠里香接触。 火村断定犯人是以警方介入为前提策划的行动。 这一天大家白忙了一场。 不久,志摩的尸体被在废墟中发现。 火村、有栖来到现场。 鉴定结果表明,志摩是在别的地方被杀害后再移尸到废墟,而且惠里香接到威胁电话之时志摩已经被害。 然而,惠里香坚持说在电话里听到了丈夫的声音。 火村怀疑犯人最初的目的就是杀死志摩。 惠里香的嫌疑最大,但是案发时身在九州的她没有时间把尸体转移到废墟。 火村和有栖详细询问掌握着破案关键的惠里香。 结果,事件有了令人意外的发展。 第4集 火村、有栖在餐厅看到珠宝商堂条秀一与一个女人在一起。 留着像画家达利一样有个性的胡须的秀一因为出演了电视节目而广为人知。 火村看到和秀一一起的女性后,断言她是有栖的理想型。 被火村说中心事的有栖有点谎乱。 的确,那个女性与他回忆中的初恋相像。 数天后,秀一被杀,火村和有栖来到案发现场——秀一的别宅。 第一个发现遗体的是秀一的弟弟堂条秀二和秀一的秘书鹭尾优子。 优子正是火村和有栖那天在餐馆里看到的和秀一在一起的女子。 这个胶囊装满了特殊液体,秀一常常躺进去放松身心。 现场没有财物被盗的迹象,警方认为犯人是对秀一怀有强烈恨意的人。 秀一的遗体被扒光衣服而且胡子也被剃掉,火村觉得这种状态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他推测秀一对优子抱有特殊感情。 但是,优子坚称她和秀一只是工作关系。 同时,也有传言说她与珠宝设计师长池伸介的关系亲密。 除了秀二外,秀一还有弟弟叫吉住则夫。 吉住是火村和有栖大学时代的同学,也是有栖的朋友。 吉住也受到怀疑,但是,吉住大喊冤枉。 火村对吉住说,如果他真的什么也没做过,那么最好把一切事情都讲出来。 在查案时,有栖对优子十分关心。 在火村教唆下,有栖与优子单独相处,他谈起了一直以来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的自己的过去。 就在这时,有栖被吉住叫了出来。 有栖和火村一起赶到吉住那里,却看到他拿着染有秀一的血的衣服。 因为发现了决定性证据,吉住被认为是凶手。 吉住称案发当晚他被大哥叫到别宅讨论宣传海报,秀一让他到胶囊中休息。 等他出来时却看到自己的衣服染满血迹,而大哥死在客厅,他在慌乱中没报警而是穿了大哥的衣服,把遗体放进胶囊。 就在锅岛等人怀疑吉住的说法时,有人在现场附近发现了疑似凶器的雕像,而那雕像与设计师长池在职工旅行时买的特产极为相似。 第5集 某天,火村接受了学生朱美的咨询请求,把她带进准教授办公室谈话。 然而,一进屋,朱美看到照进房间的落日阳光就一脸惧意。 从她的样子,火村判断她对火有心理阴影。 朱美坦言,十五岁时所住的亲戚家被人放火,她亲眼看到叔父被烧死。 朱美想跟火村咨询的是两年前她的熟人被杀但凶手一直没落网,案件本身迷雾重重。 听了案件的概要后,火村产生了兴趣,向朱美保证他会进行调查。 正在这时,明星愉良在自家被杀。 遗体的第一发现者是她的经济公司社长兼恋人夕狩正比古。 火村和有栖来到案发现场,听取了夕狩的证言。 夕狩说他叫门但没人回应,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只见愉良死在沙发上,房间里也乱成一团。 其实,杀死愉良的正是夕狩。 夕狩自以为计划周详,却被火村等人一眼看出了破绽。 当被质问杀人动机时,夕狩也无法完全说清,也许是事务所陷入困境他怕失去一直呵护的恋人,但更可能是为了尝试杀人的感觉,并且他认为火村也有相同的体会。 有栖不能原谅这种随心所欲夺走别人梦想和生命的行为。 第6集 朱美请求火村调查两年前朱美的朋友被杀的悬案。 这天早上,有个神秘电话打到火村家。 接电话的是有栖。 Orange橘正是朱美拜托火村调查的案件相关人士住的公寓。 火村把这个神秘电话当成对自己的挑战书,带上有栖前往Orange橘。 Orange橘净是空房间,笼罩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 火村和有栖正打算进入大厦时,与一个年轻男子擦肓而过。 那个男子身上的香水味引起有栖的注意。 火村和有栖来到806号房间。 房间里的痕迹表明不久前有人来过,而且空气中漂浮着香水味。 那味道和刚进公寓时他们遇到的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样。 当火村搜查发房间时,发现了男性尸体。 火村把朱美叫到案发现场,朱美确认死者是她堂兄的舅舅山内阳平。 看上去这次的杀人案与朱美请火村调查的两年的悬案有关。 她是来黄昏岬附近的别墅玩的。 虽然和她一起住在别墅的人都有嫌疑,但是他们人人都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也没有杀人动机。 那些人包括朱美和她的堂兄宗像正明,正明的母亲、阳平的姐姐宗像真知,正明的后辈六人部四郎。 火村和有栖断定在公寓前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正是六人部四郎。 如此一来,六人部四郎杀死阳平的嫌疑很大。 六人部辩称自己是被一封匿名信骗到Orange橘的,他在806号室等到早上也没见发信人来,而且他巡视过房间,当时根本没有尸体。 火村解开了犯人利用电梯设谜局的方法,但是,关于杀人案他却还没有头绪。 第7集 火村着手调查学生朱美周围发生的三起案件——朱美叔父阳平被杀案、两年前朱美敬慕的钢琴老师夕雨子被杀案、六年前朱美遇到的深夜纵火案。 他与有栖一起前往黄昏岬,协助锅岛等警察调查黄昏岬杀人案。 夕雨子是被人在崖下杀害后,有人又从悬崖上用石头砸她,行凶手法既残忍又令人不可思议。 火村等人找到夕雨子被杀时在现场附近的吉本谈话。 这个吉本过去也是京都府的警察。 火村为朱美做心理咨询,打算解开自六年前纵火案以来一直困扰她的恶梦深层次心理原因。 在朱美梦里,阳平往在火灾中身亡的庄太郎身上浇汽油。 她坦白自己憎恨已经去世的庄太郎。 火村认为,她所梦到的情景并非虚幻,可能就是她曾看到过的事。 火村把朱美、朱美的堂兄正明、正明的母亲真知、正明的后辈六人部等案件相关人士全叫到黄昏岬。 火村宣称,犯人就在这些人当中,他要向目前还没露出真面目的犯人发出挑战。 火村梳理调查到的情况,反复思索三个案件纠结在一起的谜团,渐渐地朱美的嫌疑越来越大。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也感到困惑的结论。 第8集 在东京,过激派组织香格里拉十字军的两个年轻成员被杀,关于案件的流言在社交网络上广为传播。 这个流言说犯人可能是个高中生。 火村忆起以前香格里拉十字军的领袖诸星曾说过,某案件的犯人是未成年人。 火村的房东时绘一看到照片就说曾在京都见过坂亦。 这时,发生了高中生连续被刺的恶性案件。 被害者尾木紫苑和座间剑介是同一间学校的学生。 剑介死前曾给紫苑发过短信,而那时她已经死了。 根据这个情况,有栖推断这是正在交往的恋人不幸遭同一个拦路杀人狂杀害。 而此时,有关阿波罗在京都现身的消息在网上扩散开来,传说这次的连续杀人案也是他所为。 而且,全国各地纷纷出现目击阿波罗的传闻。 另一方面,朱美在公园被一个陌生的少年叫住。 那少年就是坂亦。 朱美与坂亦谈论读书时颇为投契,但是他不太稳定的举止让朱美加强了戒心。 火村和有栖来到发现剑介遗体的安纳守之家了解情况。 听了安纳的介绍后,火村注意观察了他的生活状况和溜狗的习惯,总觉得有种违和感。 火村对比了东京杀人案和京都连续杀人案的现场照片,忽然有了重大发现。 第9集 在移送过程中逃脱的香格里拉十字军领袖诸星,命令手下绑架了有栖。 实施绑架的是香格里拉的成员鬼冢、城照文、安奈和嵯峨。 诸星此举是想把火村拉进她的世界。 有栖就是引诱火村上钩的人质。 接电话的正是诸星。 火村意识到有栖身处险境。 失去意识的有栖醒来后发现自己某栋废弃的大厦的地下室里,手脚都被绑住。 诸星告诉有栖,她的目标是火村,而且为了达到目的,就算杀了有栖也在所不惜。 从前,火村到拘留所会见诸星时,诸星曾说过同样的话。 所以,收到短信后火村确定有栖是被诸星绑架了。 他与锅岛取得联系,锅岛带领部下迅速出动解救有栖。 诸星预料到火村一收到信息就会来救有栖,立刻采取了下一步行动。 当着有栖的面儿,诸星召集鬼冢等成员,宣布接下来要行刑。 然而鬼冢的枪却指向同伙嵯峨。 原来,嵯峨是潜入香格里拉卧底的作家。 诸星要嵯峨选择是死还是把性命交给她,嵯峨选择了后者,鬼冢解开了他的绑绳。 出人意料的是,嵯峨喝下安奈和城照文拿来的酒后突然中毒而死。 在警方即将赶到时,诸星让有栖带话给火村,然后把有背叛嫌疑的安奈和城照文扔下,与鬼冢一起离开。 有栖获救,安奈和城照文被警方逮捕。 火村开始调查嵯峨被杀一案。 安奈和城照文互相指责对方才是下毒者。 第10集 诸星下落不明,没人知道她下一次犯罪会在何时。 火村接收到一个可怕的信息。 发送信息者显然是诸星。 因为预计诸星的目标是朱美等三人,所以警方给她们都派了警卫。 火村一直为让有栖遇险而自责。 对此,有栖以福尔摩斯和助手华生的关系来比喻火村和他的关系,表示就算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火村回到家,诸星正在那里等着他。 她向火村挑衅,说会让火村实现杀人的宿愿,而所杀的对象就是她自己。 诸星要火村陪她玩个游戏,准备了三杯红酒和一个装有致命剂量毒药的胶囊。 诸星要挑动起火村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杀意、享受以生命为赌注的惊险刺激。 经过一番心理较量,火村和诸星双双中毒倒地。 火村被送往医院,而诸星则被公安部警官押赴东京。 就在众人为火村死里逃生庆幸时,传来了诸星半路逃走的消息。 同时,火村又接到了诸星发来的邀他前往某地的短信。 当有栖、锅岛等人赶到二人约定的断崖边时,断崖上已经空无一人。 参考资料• .新浪 [引用日期2015-12-18]•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5-12-18]• .NTV [引用日期2016-01-18]•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6-03-31]•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5-12-29]•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5-12-29]• .虾米音乐 [引用日期2016-02-28]• .虾米音乐 [引用日期2016-02-28]• .搜狐 [引用日期2016-02-10]• .日本电视台 [引用日期2016-03-31]• .新浪 [引用日期2016-03-31]• .纬来日本台 [引用日期2017-05-25]• .偶像剧场 [引用日期2016-01-18]• .搜狐 [引用日期2016-03-31]• .mynavi [引用日期2016-03-31]• .mynavi [引用日期2016-03-31] 展开全部 收起.

次の